棉花糖的舞步

[丹邕]心动 Chapter 1

PD现实背景

但是,故事和人物全是我xjb编的

温柔撸猫男孩*傲娇黑喵少年


拿呀拿 Day 2

近来,邕圣祐总是觉得懒洋洋。

一是,到了新的环境,有些陌生,提不起精神。

二是,本来不是自来熟,和已经打成一片的A班朋友有些格格不入,常常形单影只。

三是,紧张密集地练舞,让他这个嗜睡患者,很有些睡不够。


伸个懒腰,被初夏正午的阳光暖烘烘包围着,他忍不住惬意地摇了摇尾巴。

是的,尾巴。

这是邕圣祐的秘密——他可以随意变成猫。

从14岁,他第一次意外变猫身开始,他已经将此技能运用得炉火纯青。

需要时,变成猫身有诸多好处。

例如现在,猫身的他,无论去哪儿,无论做什么,都可以不用顾虑节目组到处放置的摄像头。


丹尼尔和同公司哥哥们吃过午饭,心里惦记着明天的第一次考核,没有和哥哥们多聊,就匆匆先回练习室了。

经过巷口,偶遇一只团在石凳上的小黑猫。

明晃晃的阳光下,黑猫的毛色光泽均匀,尖端反着淡淡的光,小小的一团,看起来软乎乎的。

本着多年铲屎官的奴性,丹尼尔激动地蹲下身,上手就从黑猫的后脑勺顺着柔软的细毛一路摸到了猫屁股。

手感柔软舒服得,叫他不禁咧嘴,眼睛笑成两条线。忍不住,又虎摸了好几下。


黑猫本来软塌塌贴在两侧的耳朵,突然竖起来。

丹尼尔明白,它该是被自己吵醒了,有些抱歉地揉了揉它头顶。哪知道它不仅没被安抚,反而猛地抬头,不善的盯向他。

猫咪的眼睛是晶莹的琥珀色,瞳孔现在是一条窄窄的黑线, 这是它警惕的表现。黑猫盯了他一会儿,便转身,想要从他手掌下溜走。

丹尼尔眼疾手快地一把捞过它,顺势转身坐在石凳上,将黑猫牢牢抱在怀里。

“对不起,吵醒你睡觉了,是不是?”


【这不废话么?!】邕圣祐气得浑身炸毛。

原本看他,粉色发型别具一格,笑脸也是颇无害,笑眯眯的眼睛也挺好看,便不想与他一般见识。

现在他居然把自己困在怀里,一副要撸猫的架势。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问是不是打扰到他睡觉。

邕圣祐在他腿上,躬起了身子,呲了呲虎牙,摆出了自以为凶狠的表情。

哪知道,爱猫人士丹尼尔已经深谙撸猫套路,根本不为所惧。

傻笑着,不停温柔顺着猫毛,嘴里还念念有词,“猫咪乖,猫咪乖,不生气。”

看他笑得满脸讨好,脸蛋有点肉肉的,又白又软。

邕圣祐的怒气,有所缓和。

这头粉毛,他记得。

第一次录制的时候,因为发色特别,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具体表演内容有些记不清,但记得他站在台上等结果时,蜷手蜷脚,还要硬撑着满脸尬笑的样子,像极了求表扬的大型犬。

现在,再近距离看更像了,而且,笑眯眯的眼睛特别像萨摩耶。


见黑猫不生气了,丹尼尔撩起它的小爪子,就开始逗弄。

看它懒懒散散又兴致不高的样子,丹尼尔一会儿把它举过头顶,一会儿把它搭在肩膀上,一会儿将它抱在胸前。

变着花样,一直折腾到午休结束。

“小猫咪,我要去练舞了。哥哥下次给你带好吃的。”

丹尼尔念念不舍地,将黑猫放下。

并目送黑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小巷深处。


邕圣祐满脸黑线地,从窗口窜进男厕所。

变回人身后,一边穿衣服,一边把那个粉毛爱猫人士,从头骂到尾。

虽然偶尔会倒霉地遇到爱猫人士被逗弄几下。

但是像今天这样,被他从耳朵尖到尾巴尖,摸个干净,还一口一个【哥哥我】【哥哥我】地占他便宜。

这还真特么是第一次。

邕圣祐这个年纪,放在这群练习生里,还不一定谁比谁大。

【臭小子,看哥下次遇到你,不打爆你的狗头】。


拿呀拿 Day 3


第一次考核如期而至,因为舞蹈和歌曲本身并不简单,没有人能有十足把握。就算是A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失误。

练习生们挨个和家人打完电话,都红着眼回了宿舍。

大家肩并肩,攀着背,互相安慰着。

邕圣祐不太习惯矫情的场面,头皮发麻地悄悄逃离了宿舍。

本来低血糖,又紧张录制了一天,他已经有些头重脚轻。

在厕所变好猫身,从包里叼了袋巧克力。

本来想去常驻小巷,想到昨天的粉毛爱猫人士,便改变路线,窜到了宿舍东侧的阳台。


丹尼尔和妈妈通完电话,没有回宿舍,而是心情郁郁地在宿舍楼附近晃悠。

复杂的编舞,使得他气息不稳地唱破了几个音。

本来满怀进A班的信心,现在倒是有些惴惴不安了。

同公司的哥哥们,心情也没有很好。

智圣哥打完电话出来时,眼睛红得和兔子一样。

他和其他哥哥围着他安慰好一会儿,自己才被PD叫去给妈妈打电话。


揣着猫粮,在昨天撸猫的巷口,转了一圈,没有看见黑猫的踪影。

心情更不爽了,泄了气地往回走。

因为不想因为自己的黑脸让哥哥们担心,他特意没有坐电梯。

从楼道一步一步数着台阶,慢慢悠悠地。

走到9楼,突然看到,连接楼道口的阳台角落,有个团子,黑乎乎毛茸茸。

不就是,昨天巷口的那只黑猫。

黑猫背他坐着,低垂的脑袋一上一下,似乎在吃东西。

丹尼尔突然就来了精神,大步跨过去,一把揽过它。


黑猫像是受到了惊吓,猛地回头,怔怔盯着他。

眼睛还是亮晶晶的琥珀色,此时的瞳孔像满月,圆溜溜的,很是可爱。

丹尼尔看清猫咪爪子里的巧克力,立马抢了过来。

严厉急切,“你不能吃巧克力,谁给你的?你会食物中毒的!”

同时,从口袋里,拿出昨天刚买的猫粮。撕开罐头,抵在黑猫鼻尖下,得意又讨好。

“哥说会给你带好吃的吧。我说话算话吧?”


邕圣祐现在真想变回人身,把鼻尖下的这罐猫粮糊在这位粉毛爱猫人士的脸上。

心里已经把这辈子所有的脏话,全伺候给了眼前的粉毛。

眼前人对他的怒气毫不知情,坚持不懈地将他的猫头往猫罐头里按。

他气得胡子都竖起来,瞳孔也细成一条窄线。


“你不喜欢这个吗?我们鲁尼最喜欢这个牌子的猫粮了!”

丹尼尔发现了黑猫的不悦,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我下次再给你买别的口味,”见黑猫盯着自己手中的巧克力,丹尼尔对它伸出食指,摇了摇,“巧克力真的不行。上次鲁尼吃了一小块,拉了一个星期的肚子。”

他自己倒是不客气,直接从另一头,撕开包装袋,张嘴就吃,一边吧唧嘴,一边嘟囔着,“你喜欢吃甜的?那我下次给你买甜的猫粮。“


邕圣祐看着粉毛毫不羞耻地吃着他的巧克力,恨得牙痒痒。

无奈又逃不出他的魔爪,气得真想直接爪花他的手背。

但理智大于冲动,他们两个明天都得录节目,谁挂了彩都不是好事。

颇为不耐烦地被粉毛固在怀里,动弹不得。

粉毛吃巧克力也是一只不修边幅大型犬的样子,有些婴儿肥的白净脸蛋上,已经糊了不少,又黑又粘的巧克力。

洁癖处女座的邕圣祐恨不能按着他的头,在水龙头下冲个干净。


“托你的福,吃过巧克力,心情好多了。“

【托您的福,老子现在心情很不爽!】

看黑猫一副怏兮兮的样子,丹尼尔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下次一定给你带甜味的猫粮。”

【算我求您,别猫粮了。】

看它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丹尼尔两只手环住黑猫的腰,迫使它翻个身,和自己面对面。


“刚刚和妈妈通了电话,本来挺郁闷的。“

邕圣祐听他这个架势,就浑身一个机灵。

作为一名23岁的钢铁直男,最无法忍受地便是没事就哭的男孩子。

本来是想逃离宿舍里那群红着眼的弟弟,没想到现在被困在这个貌似要吐苦水并大哭一场的大型犬怀里。

心里真是叫苦不迭。


“哎,她根本不太关心我的处境。或者说,她确信我没有什么好的消息。

“反倒是,一直反复和确认我之前的承诺。

“你知道吗?我来之前,答应她,如果不能出道,就要去加拿大念书了。“

【加拿大!哇!真好!果然是有钱人士。】

邕圣祐心里啧啧两声,不料抬头对上了粉毛的眼睛。

不笑的时候,眼睛是狭长晶亮的,眼尾有些下垂,好看的内双,光看眼睛就觉得是个温柔的人。

“她说的没错,你看,现在长得好看的、想当明星的男孩子太多了。”

【嗯,你也长得很不错。】

邕圣祐看着他的高鼻梁,尖下巴和丰满的唇形,难得在心里作出了正面的评价。


“但是,真的好想出道。

“啊,每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粉毛的声音,有些低沉,在耳边沙沙作响。

声音和眼睛一样温柔,缓缓地,奇异地,激起了邕圣祐的些许共鸣。

这种渴望出道地心情,他当然能感同身受。

邕圣祐从小学被星探发现开始,他没有一刻不渴望出道。

好在父母虽然不支持,但也不反对。

只是为了不增加家庭负担,他一边上学一边练习一边打工。

回想起那些日子,舌尖还会不自觉地泛酸。


“你知道吗,我刚来首尔的时候,总是很想家。

“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人又不能理解我。

“我妈老说,等我尝到苦头,就会知道回家了。

“我就想,他们越不信我,我就越要证明给他们看。

“但是,都两年了。我好像没有多少底气了。”

粉毛又笑了,和第一次见,不太一样。

嘴角牵强着向上扯着,眼角却忍不住向下耷拉着,眼神虽然还温柔,却郁郁的。

意外,虽然说着难过的话,眼底却不含一丝水气。

让邕圣祐颇为欣赏,男孩子本身就该有泪不轻弹。


看着粉毛小子,郁郁垂头团成一团坐在阳台角落的样子,像只沮丧求安慰的大型犬。

邕圣祐心里突然有些遗憾,自己现在不是人身。

莫名其妙地,就想要像哄萨摩耶一样,弯下腰,揉揉他那头粉毛。


“诶,你说怎么办呢?

“怎么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尽人意?

“我也不能埋怨他们。

“毕竟他们是为我好。”

一边说还一边有意无意逗弄着黑猫的前爪。
“哎,猫咪,你说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爱你,又不理解你的人呢?

“有时候,我嘴硬说他们的关心是负担。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才是他们的负担吧。”

粉毛地话叫邕圣祐不禁在心里苦笑,【我才是家里的负担吧。】

邕家并不富裕,虽然,他辛苦打工,靠自己支付着艺术学校昂贵的学费。

但作为唯一的儿子,却没能力赚钱,报答父母。

已经是负担的存在了。

抑郁的邕圣祐,忍不住又瞄了瞄粉毛温柔的眼睛。

心里突然没有那样不爽眼前这位愿意与自己分享心事的粉毛大型犬了。

毕竟这些酸涩的心情,他或多或少都能感同身受。


粉毛没再说话,怔怔发着呆,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邕圣祐这才仔细观察并发现他右眼角下那颗泪痣。

不偏不倚,正是在眼角下垂的位置。

以前听他姐说,长泪痣的人,很爱哭。

这小子挺合他意,虽然很悲伤,却没有一滴眼泪。

这样想着,他“喵呜”了一声,像是安慰似的,往男孩怀里钻了钻。


黑猫突然示好的行为,叫丹尼尔有些惊喜。

温柔地用脸颊蹭了蹭黑猫的头顶,难得地又笑起来,这次眼睛又眯成一条线。

“乖猫咪,下次一定给你带甜的猫粮。”

【靠!qnm的猫粮!】
=================tbc================

“”是各个角色说出来的话。

【】是黑喵心中的OS,别人听不见的吐槽。